银货同人(1)

这不是我的主意。
我好久没写啦。
XX,你这个小淘气~意外发现我也是那个注册成人网站会用羽人非獍这种名字的人诶!
我是雷神XD
变态也是我XD
船舱里面总是潮湿阴暗的,混杂着各种恶心的气味,船员们酒后甚至会在狭小的船舱里呕吐,随地大小便,让本来已经脏乱不堪的环境变得更加糟糕。但是就是这样的环境一点也影响不了此时在船舱里疯狂做(和谐)爱的两个男人。
C君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被R君用吊床的绳子缠住四肢,悬空着却无法自由移动,连脖子也被R君勒着食指粗的麻绳。下体吞吐着R君的炙热,想要喊,却因为脖子上紧绷的麻绳让他无法出声。他用仅剩的左眼死死盯着R。其实要问C君现在是什么感受,除了感觉这次对方有点过度激烈,绳子勒得太紧,搞得他睾丸火辣辣地疼以外,还是带着享受地心情去做的。但是不幸地是,因为平时做的时候,吐槽的都是他,这次他被那条麻绳勒得连气都喘不来不要说讲话了,所以搞得整个场面气氛很悲壮,并且略带残暴的气息。
整个船舱都静悄悄的,的确太安静了,连船舱外想借着C大船长哭天抢地地呻吟声撸管子的船员都惊异地发现这次怎么就这么太平。海盗一辈子才能见到女人几次,于是平时细皮嫩肉又矮人一头的C大船长就成了一群臭男人晚间意淫的对象。同性之间的倾慕和爱恋在当时的中世纪海盗之间是很普遍的事情,甚至玩弄男宠变成了一种地位的象征。就是因为如此,C大船长不得不随身都带着弯刀,安排几个倾慕他已久的护卫随身跟随。这样,虽然护卫们都爱慕着船长,但是因为不想看见船长落入任何一个人手里,竟然也衷心得要死,发誓要于C大公主同生死。其实C大船长能做船长靠的不是他那张迷惑众人的皮,而是他的手腕和实力。他是喜欢女人的,曾经和一位美丽迷人的歌姬有过海誓山盟。虽然最后不了了之,但是他想起每天清晨和黄昏,在那个灯火阑珊的港口,有个穿着黑裙的少女为他祈祷歌唱落泪,默默等着他归航。他就会喝着闷酒,带着醉意沉沉地昏睡过去。
“我……其实我真的不是同性恋啊!”C君脑子里在呐喊,左眼渐渐失了焦。
月光透过小气窗洒进船舱内,R君逆着光,C同学完全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他感觉他现在就是一条被肢解着的大鱼,脱离了水让他呼吸都变得困难了。于是C君颤抖着尝试举起左手,示意R同学能不能把脖子上的绳子松一下,他估计再这么下去自己没爽到,脖子先断掉了。
R君喘了口气,动作渐渐换下来,但是始终没有要松开C君脖子上麻绳的意思。
“……痛……”C同学用尽力气,仰着脖子,从喉咙里挤出了一个音。
R君还是没说话,俯下身,吻着C君那只受伤的右眼。C大船长快崩溃了,他感觉R君那炙热的形状完美的腹肌紧紧贴着他小腹(请参考17身)。刚刚喝过R君唇齿间朗姆酒的香味透过那只残破的眼球侵蚀他的大脑。
连呻吟的权力都被剥夺了。绝对不想和任何人分享你的一切,包括你的声音!
“对不起。”R君一边抽动着,一边温柔地抚摸着C船长的头发。
C同学此刻已经没有办法思考了,只是不停地抽搐,紧紧含着R的分身,无法发泄,让他苍白的脸透着汗,一脸大义凛然要去赴死的表情。
“对不起。”R悲伤地在C同学脖子上留下了无数地吻痕,又怕这样会破坏C同学白皙无暇皮肤而发出深沉地叹息。
月亮静静地在窗外注视着这对情侣,冷漠而凄凉。


第二天,C同学发现R君的二两君是留在他体内过夜的。他小心地把那根凶器用推出去,但是瞬间感觉体内空虚了不少,又傻乎乎地塞了回去。塞回去后,他觉得很安心,于是在R君怀里又睡了个回笼觉。甲板上,早就已经是一派繁忙的景象,不过因为这是R君的船,所以C君只要担心那几个过度保护自己的守卫没和R君那些手下发生冲突就好。事实上,倒是那些自己带去的守卫惹麻烦,不过没过几天,一群男人都臭味相投称兄道弟了。

C同志第二次醒来发现R君正在用手抠他后面。他突然觉得被另外一个男人用手抠屁眼实在不像是传说中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称霸海上身材略矮的恐怖魔王塞西尔应该做的事。于是他故意把后面收得紧紧地还用手去推开R君那根似乎有些开始不听话的手指。
“还是我自己来吧”他翻了个身,用毯子把自己遮起来。
“不弄干净,会肚子痛的。”R君把C君翻过来,C君有些暴躁但是无奈,只好趴着让R君在自己体内搅动。因为淡水宝贵,无法洗澡,所以只好忍着。

trackback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2君这是传说中的小黄段么
09 | 2017/10 | 11
Su Mo Tu We Th Fr Sa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Profile

22

Author:22
比起说,还是做得比较多。

Category